请输入关键字

心愿划过的痕迹—韩光月

心愿划过的痕迹

 

韩光月

 

        六期全程班朱老师最后讲的是心愿,讲愿是如何升起、转化和结束。课程结束,学习的内容似乎还在我心里持续发酵,恰逢小布地征集大家成长中的各种作品,想到我前一段时间学习彩铅画的缘起,突然对自己曾经的成长体验有了更多的理解,那一瞬间,升起一个小小的愿望,想把这些理解变成文字跟大家分享。

        朱老师说,所有心理能量本质上来说都是愿或者欲的推动。愿实现了,就完成了,心愿已了,达到一种满足和平静。实现不了的时候,会变成各种方式,内駆力还在,长时间就会转化为欲。当真的承认这个愿不能实现了(放下),(不了了之)接纳这个结果,这个駆力会转化成悲哀,可以去哀悼,这也就了了。

        17年初,在郑玉虎老师的个性化体验课上,我讲了自己的一个很不舒服的梦。梦见我和另外三个人开会,好像给我布置的任务就是要迟到,当我这样做的时候,把一位前同事的问题完全接了过来,梦里她因为每天晚上失眠,所以早上都起不来,她很多工作做不了都要别人替她做。当我执行迟到的任务的时候,发现很多人都把我当成她,用谴责的态度对我。我觉得很委屈,而且百口莫辩,凭什么要我背她的锅!!!

        讲到这里,委屈感出来了,玉虎老师让我体验委屈,劲过去后要去看看是谁让我要这么做,我出于什么劲要去接。后来我看到,那是我的任务,好像说,你以为自己比别人高比别人好吗?你想以什么样的态度去帮助别人?这个锅就是要你背!我觉得说的是对的,可是那个我就是很委屈,我只想做个普通人。玉虎老师让我重复这句话,我只想做个普通人我失声痛哭,委屈感倾泻而出,玉虎老师说看到这部分很好,让我自己继续体会这个委屈。

        我体验着,委屈过去之后,突然明白了我的子人格图里的书生、熊猫他们的愿望,其实他们只想过普通人的生活,喜欢那些平凡琐碎的事,而我从前只关注子人格图中强大的或者怪异的那些部分,完全忽视了普通的人和动物,而这些小小的愿望一直不被看见不被接纳一直被压抑着,转化成强烈的渴望被看见的欲。这时,突然看到整个子人格拓扑图都被光照亮了,我特别感动。

        我想,是不是个案也不要接,群主也不要当,课也不要去讲,完全闭关去过普通人的生活呢?后来发现劲不太对。体验那个做普通人的需要,发现平时在家搞卫生做饭,看看诗词,画画就很满足了,后两项从前很喜欢,已经丢下很久了。再继续体验,发现时时刻刻都可以满足这种需要,包括在课堂上偶尔当个打酱油的,体验到这部分,感到很开心,发现,其实人是很自由的,拥有很多自由。

        第二天的课上,又谈到我的一个困惑,孩子不愿意学英语课外班了,可她已经学了6年了。玉虎老师说,感觉我对学英语有个不舍。我体会的时候,感觉右边肋骨部位有点空,继续体会这种感受,涌现出一个被遗忘的愿望,我从小爱画画,很渴望有机会去学画,自己一直涂涂画画了好多年,很长时间以来的愿望就是有机会学画,而我这几年被工作和生活琐事占领了,不再画,也忘了自己的愿望。当这个愿望被重新看见的时候非常伤心,伤心过后,才明白,我的困扰其实是担心孩子跟我一样放弃自己的愿望。这之后,孩子的决定就不再困扰我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接着我想找个老师来学画,但是也发现我内心更大的愿望是跟心理学有关的,跟人有关的,学画的愿望似乎只是残留的那么一点未了情。所以后来虽然找到好的老师,老师也没有时间来教。接着,我关注了本地一个成人绘画的群体,学习我很感兴趣的彩铅画,发现,我在花几个小时描绘的时候,内心真的非常满足。老师指导我们下笔不要犹豫,每笔都要有效果,老师的目的是要我们画得好,而我则在细腻繁琐的涂涂抹抹中得到非常大的满足感。再次看到我写的学画的心愿的这部分的时候,突然回忆起3岁左右的我,看到一位小姐姐画的仕女,震惊于那样的美,发现原来人是可以画出这么美的东西的,于是自己开始很用心地模仿着画起来。其实,最早学画的心愿是基于创造美,后来情结渐重,心愿也渐渐转为渴望被看到的欲,希望我的画被看到,画背后的人被看到。

        真正的心愿都很纯很美很简单,我的子人格图背后似乎有这样一个心愿,希望所有弱小的、强大的、奇怪的或者让人害怕的人和动物,都可以最大限度按自己的心愿去生活,都能被尊重、被接纳,构成形形色色、丰富多彩的世界。